關于建議國家延長男女性退休年齡的提案

  • 時間: 2021-08-12
       我國自2000年邁入老齡化社會以來,人口老齡化程度一直在不斷加深。有關數據顯示,2019年我國60歲以上老年人口已達25388萬人,占到總人口的18.1%;“十四五”期末,我國將進入“中度老齡化”社會,60歲及以上老年人口規模將達到3億人;到2050年,我國將有35%的人口超過60歲,成為世界上老齡化最嚴重的國家。人口老齡化的加速推進,將加大我國社會保障和公共服務壓力,減弱人口紅利,持續影響社會活力、創新動力和經濟潛在增長率。
       應對這一挑戰,我國在加速出臺新的生育激勵政策和大力完善相關養老保險制度的同時,適時延長男女性退休年齡也已變得刻不容緩。
       目前,我國企事業單位和黨政機關、群眾團體的職工退休年齡是按照男性年滿60周歲,女性年滿55周歲。這一退休年齡制度對于保證老年職工愉快度過晚年起到了積極作用,也充分體現了社會主義制度的優越性。但是,由于國情的巨大變化,這一退休年齡制度已嚴重滯后于新時代經濟社會發展,主要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一是人均預期壽命延長,低齡老人利用率偏低。隨著生活品質的提高和醫療技術的進步,我國人均壽命已由1995年測算的70歲提高到2019年測算的77.3歲。而作為世界上退休年齡最早的國家,我國當前城市人口總體的平均退休年齡為56.1歲,其中男性平均退休年齡為58.3歲,女性為52.4歲。也有醫療機構做過檢測調研,我國60歲及以上人口中,健康狀況較差的僅占26.9%。這些人口有不少具備較高技術水平,擁有豐富的專業技術和領導管理經驗,正是工作的好時機,而過早退休,勢必造成人力資源的浪費,影響人才強國戰略的實施。
       二是勞動年齡人口逐年減少,撫養比不斷下降。我國2011年勞動年齡人口達到頂點后,便呈持續下降趨勢,每年減少400萬-500萬人。預計到2030年以后,我國將平均每年減少760萬人。勞動力總量的逐年減少,必將影響我國經濟社會的發展。同時勞動年齡人口減少,也意味著養老保險撫養比的下降。1995年養老保險制度建立設計的撫養比是4個在職人員養1個退休人員,目前職工養老保險的撫養比是不到3個在職人員養1個退休人員,勞動力撫養負擔日趨加重。
       三是養老保險基金運行壓力大,收不抵支問題日趨嚴重。隨著人口老齡化時代的到來,社保支出需求只會增加不會減少。勞動年齡人口每年以數百萬人速度減少,而每年達到退休年齡的新增人口近千萬人,使得我國養老金支付面臨嚴重危機。據有關部門測算,2015年養老基金收不抵支的省份有6個,到2022年半數省份養老基金將收不抵支。
       因此,針對老齡化程度的加深和勞動力供給水平的下降,不少發達國家通過采取循序漸進的方式延長退休年齡,已成為“世界潮流”。比如,被認為是全球最適合養老國家的瑞士,就是最早實行65歲退休的國家之一。英國目前的法定退休年齡為男65歲、女60歲,實際上65歲以上的就業人口已超過100萬人。德國早在1957年就把65歲定為退休年齡,2012年又開始將法定退休年齡提高到67歲。美國正常退休年齡是67歲,政府通過設計一個階梯型的養老金領取制度,使很多七、八十歲的人還在退而不休、發揮余熱。日本于2013年實施“高齡者雇用安定法”,規定企業有義務繼續雇用面臨退休但有工作意愿的65歲以下員工。受此影響,日本的實際退休年齡線推遲到65歲。
       “十四五”將是我國應對人口老齡化問題最重要的“窗口期”,建議國家抓住時機從公務員開始,然后循序漸進地推及企事業單位職工,將退休年齡延長至男滿63周歲、女滿58周歲。
荔枝视频新版下载ios-荔枝app下载污视频-午夜免费下载荔枝